时刻牵挂

家乡区县: 邢台市宁晋县

想好了很多话,在自己脑子里,忽然该写的时候,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想说这些是从爸爸的梦话开始“你随便吧!想怎么怎么吧!”类似责怪的语气。
这个寒假接近尾声了,3月18号推到了今天20号。原因是跟妈妈吵架了,意见不合,态度不好,争执起来,忽然想哭,自己很不懂事,我自己还不讲理跟同学说“我跟我妈吵架了,没走成。”同学会回答“你怎么又跟你妈妈吵架了”对!“又”字意义很深,代表我犯错,屡次不改。
爸爸从我初中,我家买车的那天起,几乎都是接送我上学,我很少做大巴回家,不,是没有,高二以后做大巴,还觉得自己好委屈,爸爸不爱我了。但是同龄人是,几乎爸爸没送过。我习惯了爸爸送我,给我拉着行李,占好座位,给我很厚的零花钱,然后我悠滋滋座在那吃零食,但是每次爸爸一走,眼泪噗嗤就掉下来。
跟妈妈争吵的这两天,虽然和好了,但是妈妈说话,总是一句不接一句,学会了淡然。
这个暑假我相亲了,我不知道他给我会带来什么,也许是我感情的终结者,也许只是过客。
我去上学了,还有几个小时我就该起床收拾,然后大早起爸爸送我去大巴站。北京,我熟悉而陌生的城市。我不知道这个学期会给我带来什么。但是我会竭尽全力。
时光时光慢些吧!好想把我的青春拿出三分之二,给了爸爸妈妈。总是为我的事情而牵挂的你们,我希望时间不要太残忍。
妈妈对不起。爸爸我爱你。
总想这样一辈子,每天上学,从满自由和解脱,但是我总要离开,受不了分别时的情景和眼泪。鸟儿总喜欢飞向蓝天,但是累了,下雨了,总会找个地方栖息,其实不如在鸟笼里,每天有主人的细心呵护。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