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军会师大悟山

家乡区县: 孝感市大悟县

1944年9月1日,中共中央召开了一次重要会议,决定派遣王震、王首道率领三五九旅挺进华南,建立新的抗日根据地。10月,南征部队正式组成,授名为“国民革命军第18集团军独立第一游击支队”,简称南下支队。王震任司令员,王首道任政治委员,郭鹏任副司令员,王恩茂任副政治委员,朱早观任参谋长。全军由六个大队组成,共约五千人。11月,南下支队从延安出发,经陕西、山西、河南、湖北、湖南、江西到达广东。1945年9月北返中原。至1946年10月重返延安,历时整整两年。在此期间,南下支队两次途经大悟山,现将该支队在大悟山的活动情况简述于下。
  1945年1月上旬,南下支队过河南鲁山后,驰骋在辽阔的黄淮平原上。从1月12日至15日,部队雪地行军,经叶县、方城、舞阳、泌阳、遂平四县向确山竹沟进军。在尚河店粉碎了日寇三路围攻后,又从确山南越过铁路进至正阳西南兰青店、陡沟地区。在新四军地方部队配合下,南下支队击退了豫南挺进军的堵击,俘获顽军人枪各200,至此,南下支队与新四军第五师的会师已胜利在望。
  23日,南下支队徒涉淮河,后又徒涉浉河,通过信(阳)罗(山)公路,抵达罗山县朱堂店。接着,向鄂豫边境进发,到达鄂北礼山县(今大悟县)三里城,与新四军第五师37团一部会合。27日到达夏家河。部队在沙河滩上集合时,王震司令员兴奋地说:“同志们!今天,我们就要和盼望已久的新四军第五师兄弟部队胜利地在大悟山会师了!”就在这天,南下支队到达大悟山地区,受到鄂豫边区党委、政府和军队的热烈欢迎和亲切慰问。
  老战友相逢格外亲切。听说八路军来了,大悟山沸腾起来了。当时,欢迎南下支队的队伍,由大悟山的白果树塆,一直排到25公里外的汪洋店。当南下支队来到汪洋店的时候,街道两旁已贴满了“热烈欢迎八路军老大哥!”、“扩大解放区,缩小敌占区!”、“誓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抗战胜利万岁!”的标语。部队从汪洋店到大悟山北麓陈家湾,沿途十余公里出现了热烈而动人的场面:道路两旁,排列着五师和当地群众的欢迎队伍。老大娘、大嫂子、小姑娘将一把把豆子、一把把花生直向战士们口袋里塞。许多村子旁边,桌子一字排开,上面摆着两排杯子,一排是酒,一排是茶。一些白发银须的老大爷站在桌边,端着茶杯、酒杯送到战士们嘴边,“同志,喝一杯,你太辛苦了!”站在两旁的人群手里舞着鲜花、彩旗,口里不停地呼喊着:“同志们辛苦了!”沿途搭起一座座彩色牌楼,设立一道道“欢迎站”。当南下支队战士走到长岭岗第一道“欢迎站”时,口号声、军号声、锣鼓声震天动地,到处弥漫着爆竹的硝烟。到了程家河第二道“欢迎站”,那里舞起两只金头红花的狮子,中间站着一个穿袈裟的大头罗汉。红毛狮子随着锣鼓声摇头摆尾,口中不时吐出一张张标语。大头罗汉接过标语,笑嘻嘻地向部队高喊:“真高兴!真高兴!热烈欢迎八路军!”、“大喜事!大喜事!庆祝两军大会师!”战士们边走边看,无不笑逐颜开,把长途跋涉的疲劳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部队继续前进。队伍忽然前头骚动起来。随后,一队号兵吹起了嘹亮的军号声,几匹高头大马直向南下支队奔来。这是新四军第五师师长李先念和鄂豫边区党委副书记陈少敏等赶来欢迎南下支队的。王震、王首道见李师长和陈少敏来了,都跳下马,快步跑拢去。当两军的领导人紧紧握手的时候,多少心里话一时都哽塞在喉咙里,每个人眼里都滚动着喜悦的泪花。
  三五九旅的战士们到达宿营地后,五师许多连队以及许多村庄的居民,都给他们让出了最好的住房,并用房门板和稻草铺设了舒适的床铺。床边还贴上了深情的标语:“老大哥,你辛苦了,好好地休息吧!”边区的《七七报》、《挺进报》、《农救报》,用红字大标题出版了“欢迎八路军”的联合专刊,上面记录着许多动人的故事:有两个病号听说八路军来了,非常高兴,病也好了。边区大达烟厂生产的“女将军”牌香烟,支支印着“欢迎八路军”的红字。五师替南下支队做好了几千件家俱,那些新做的桌子、板凳上也贴上“欢迎老大哥”、“欢迎八路军”的标语。炊事员抢着给南下支队的指战员烧水、做饭,饲养员抢着喂马,女战士抢着浆洗缝补衣服,医生、护士们抢着给他们检查身体、治疗冻伤;有的战士把舍不得用的毛巾、牙膏、肥皂拿出来送给他们,有的把保存很久的布鞋拿出来送给他们。天气很冷,十三旅的战士们用几万元包了老百姓整整的一座柴山,把全部的树木柴草都砍倒,分送到南下支队的宿营地,以作烤火用。江汉军区的人民群众推派代表,挑了三十多担肉和鸡鸭,通过敌人的两道封锁线来慰劳他们。这是阶级的情感、战友的情感,这种感情,在世界上除了无产阶级的队伍以外,任何地方都是找不到、寻不出来的!
  29日,边区党委和五师司令部在十三旅驻地陈家湾召开了盛大的欢迎会。会场设在陈家湾西端的广场里。四周山间要道及村口都扎有红花点缀的松柏彩门。上午8时左右,远近数十里的军民陆续来到这里。大会指挥员把两万余军民队伍,摆成一个四方块,席地而坐。南面是主席台,台前和中间坐的是三五九旅部队,东、西、北三面坐的是五师部队和农民群众。大会开始,埋在南边一里路外山岗上的13颗地雷,发出轰隆的13声巨响,以代替礼炮。接着,锣鼓齐鸣,鞭炮响作一片。这时,一面红旗冉冉升上天空,整个会场一片欢腾。在欢呼声中,李先念、王震、王首道、陈少敏等十多位首长出现在主席台上。“谁是李师长?”“谁是陈大姐?”三五九旅的指战员们正以热情的眼光寻找时,李师长首先站起来致欢迎词。王震、王首道和陈少敏接着讲了话。首长的讲话,不时被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打断。热烈的掌声震撼着周围的群山。
  大会结束后,锣鼓又响起了,蚌壳精、彩莲船、霸王鞭又耍起来了。人们都一个圈、一个圈地聚集在一起,将南下支队的一个班、一个排、一个连围在中间,问长问短。正在谈笑间,原红二十五军军长徐海东的女儿领着几十名妇救会员,穿着鲜红的褂子,每人提着一个缀饰着鲜花和红绿彩带的竹篮,里面装满了花生、瓜子、枣子和熟鸡蛋。她们挤进人群中,把一个个鸡蛋往南下支队指战员身上扔,把花生、瓜子、枣子向人群里撒。徐海东的女儿边撒边说:“我是徐海东的女儿,我代表我爸爸来慰问你们!”晚上,五师的剧团为南下支队表演了活报剧与楚剧。
  1月27日至2月13日,边区党委和五师机关召开了一系列会议。会上,王震传达了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指示,王恩茂介绍了八路军的政治工作,李先念介绍了鄂豫边区军事斗争的经验,陈少敏介绍了鄂豫边区群众斗争的经验。此后,五师部队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向八路军学习的运动。的确,三五九旅的到来,给五师带来了许多宝贵的东西。五师向他们学习军事教育,进一步掌握了射击、投弹、刺杀技术和官教兵、兵教官、兵教兵的训练方法。在政治工作方面,五师加强了军民关系、军政关系和官兵关系。南下支队还为五师带来了《兄妹开荒》、《牛永贵负伤》等文艺节目,进一步活跃了文化生活。
   2月12日是农历除夕,大悟山区呈现出一派辞旧迎新的节日景象。老百姓把八路军、新四军战士当作一家人,请他们一起吃团圆饭。王震和王恩茂住在一家,因王震出外办事,主人一直等到半夜王震回来后,才一同吃年饭。第二天战士们刚刚起床,老百姓就提着糍粑、花生,成群结队地给八路军战士拜年。一见面就说:“恭喜!恭喜!”“恭喜你们兵强马壮大发展!”“恭喜你们出师大吉打胜仗!”南下支队的战士们也祝愿老百姓新春愉快,感谢老百姓的关怀和支持。在南下支队驻地,到处有彩莲船、高跷、花鼓、小调等文艺演出。从早到晚,鞭炮声、锣鼓声和歌声不绝于耳。
  南下支队在大悟山休整了17天,于2月14日离开大悟山,在鄂豫边区第四军分区40、41团配合下,又继续南征。15日至23日,抵黄冈下巴河至田家镇一线,在当地党组织和革命群众的大力协助下,他们以夜色作掩护,兵分两路,强渡长江,进入鄂南地区。至6月,南下支队历尽千辛万苦,进至湘粤边境,开始创建抗日根据地。
  由于国际反法西斯阵营的力量迅速增强及法西斯阵营的急剧崩溃,战争的实际进程大大缩短了。8月14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这时,南下支队进到湖南衡山南湾一带。抗日战争结束后,国民党军毫无顾忌地集中优势兵力向八路军进攻。在这种情况下,为了避免内战,配合我党和全国人民争取和平、民主的斗争,南下支队遵照中共中央的指示,北返中原,于10月上旬再次到达大悟山,与新四军第五师第二次会师。
  当南下支队到达五师部队驻地时,路上耸立着松柏扎成的凯旋门,张灯结彩,两旁用遒劲的大字写着一副对联:“南下抗日,日伪悲泣末路至;北上重聚,军民欢度凯旋归”,横批是“胜利归来”。

未闻花名(2015-05-19)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