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里庙村

家乡区县: 徐州市丰县

汉高祖刘邦出自丰县,他成为帝王之后的光环,为丰县编织了无数绚丽的故事和神奇的传说,今丰县王沟镇的三十里庙村及其村旁的白帝河即由来于此。现在的三十里庙村位于镇政府西30余里,毗领山东单县和安徽砀山之界,全村272户人家,约1100多口人,12个姓氏集聚,和睦相处,田原氤氲,过着安居乐业的富庶生活。然而,在两千多年的秦未汉初,这里则是百里的荒野涸泽——丰西泽。古人云:“翳荒漠漠夕阳斜,衰草凄凄无寒鸦;路断人稀野烟少,蛇虫狡兔共为家。”
秦朝末年,君政暴虐,黎民涂炭。时任泗水亭长的刘邦,奉命押送劳役赴骊山为秦始皇修陵。从沛城至丰西泽中,仅百里之途便逃亡纷纷,人心思叛。按秦律,劳工有逃逸者押送人当斩。故刘邦不再前行,令众人歇息饮酒。入夜,刘邦释放徒众,宣布将从此潜藏,招募同党,反-秦。刘邦带领愿从者十余人月下前行,遇一长蛇挡道,遂挥剑斩蛇,继续往芒砀山前进。忽遇一老妪在路旁啼哭,拦住刘邦索命。刘邦问其何故在此啼哭,对曰:“吾儿乃白帝子,今为赤帝子所杀,还吾儿命来!还吾儿命来!”刘邦闻此颇感诧异,忙说:“这里乃荒郊野泽,何以还命,到平地时再还你命吧!”刘邦说罢,即带领人众向西南匆匆而去。不料他在这里所说的话,竟成了汉平帝时期王莽篡朝的先兆。唐?胡曾有诗论曰:“白蛇初断路人通,汉祖龙泉血刃红,不是咸阳将瓦解,素灵哪哭明月中。”
公元前206年,刘邦建立汉朝成为天子之后,人们为了纪念他斩蛇之说,在此修建一庙,名为“白帝子庙”,斩蛇处的河沟名为“斩蛇沟”。这座白帝子庙就座落于县城正西、西去长安的古道之旁,离县衙(今县人武部之处)刚好为三十五里单八步,故而人们又将此庙称之为“三十五里庙”。由于人们嫌称呼“三十五里庙”拗口,后又改称为“三十里庙”。此庙宇建有大殿三间,前带走廊,有院墙、门面,门前竖一石碑,记述了建庙的原因、经过、位置以及它的意义。明世宗嘉靖五年(公元1526年),黄水陷城,丰西一片汪洋,白帝子庙坍塌,水过后荡然无存。之后,人们又在原庙址之前建了一座“土地庙”。清仁宗嘉庆元年(公元1796年),黄水再决砀山县的庞家林,“三十里庙”首当其中,村落庙宇再次夷为平地。自此,再无起庙,但“三十里庙”的村名却一直延用至今。
三十里庙处原本无村,只是一片荒凉的涸泽。自白帝子庙建成后,便不时有人前来烧香祭拜,祈求保佑。之后,又开辟了斩蛇沟、丰西亭等景点,参观浏览者、烧香求神者络绎不绝。在那个时代,人们对“神灵”是极其信奉的。由近及远传扬开去,方圆数百里慕名而来者比比皆是。于是,兜售祭品的、卖饭开店的、喝茶饮酒的、听书看戏的、走江湖卖艺的,各色人等齐聚于此,一个热闹非常的庙会就此发展壮大起来。渐渐的,一些逃荒要饭的、无处可归的、客居经商的以及周围邻村的人家,都在此安家落户,或开荒种地,或经营小本生意。村落形成后,也就随之命名为“三十里庙”村。虽历经兵燹水患,然庄名却史无更改。
在漫长的两千多年中,三十里庙虽历尽劫难,饱经沧桑,但它以昂扬的姿态,挺立于丰西泽这片古土上。世世代代开垦着这片故土的人们,以其不屈的斗志、坚定的信念,顽强的驻守着先人开创的这块圣土。解放后,在中国0的领导下,这里的人民摆脱贫困,走出沼泽,将昔日的“斩蛇沟”开挖成50米宽的“白帝河”,使过去的荒坡秃岗变成名特优农副产品的生产基地,以饱满的革命热情,沿着0指引的康庄大道奔向新的远方。正是:雷雨蛟龙久发祥,妖蛇何事触锋芒;酒催怒气飞红电,血溅平沙结紫霜。此夕兴亡占两帝,莫如0谱新章;而今重访神灵地,桑麻氤氲看牧羊。

夜夜(2015-06-30)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